美联储放松货币政策效果有待观察 或无法对冲掉美国贸易政策风险-换算货币


中亿财经网8月29日讯,近期,全球经济放缓和全球贸易紧张局势进一步加剧,各主要经济体央行纷纷采取措施应对复杂的环境与层出不穷的风险和挑战。对全球经济而言,目前最显著的风险当属席卷全球的贸易保护主义,而始作俑者则是美国特朗普政府。

特朗普政府反复无常的贸易政策不断冲击着全球市场和投资者的信心,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带来的不确定性正在消磨着企业的换算货币投资意愿,全球制造业整体出现明显下滑,金融市场动荡不断,投资者避险情绪高涨。

面对不断增加的外部不确定性,美联储的货币政策走向已经由去年的“鹰”派加息,转变为暂停加息,直至选择直接降息。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当前全球利率已处于超低水平,但企业依然不愿意投资。在不确定性和风险不断增长的当下,仅凭借货币政策或将无法阻止经济的下滑。而美联储降息可能无法消除特朗普政府反复无常的贸易政策带来的不确定性,并且对于提高企业信心以及刺激投资的效果也有待观察。

可以肯定的是,有关贸易政策不确定性的问题已经纳入了美联储的政策考量,美联储货币政策的转向也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全球贸易换算货币紧张局势升级的推动。从去年至今,特朗普政府不断推动贸易保护主义政策,与加拿大和墨西哥重谈北美自贸协定、对日本和欧盟施加高额汽车关税威胁、升级与中国的贸易摩擦以及取消印度普惠制待遇等。种种行径无疑增加了全球贸易的下行压力,也给依赖出口的经济体带来严重的负面影响。

在此背景下,美联储不得不作出回应。美联储7月货币政策会议纪要多次提到了贸易不确定性成为经济面临的主要阻力之一。而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也在日前结束的杰克逊霍尔全球央行年会的讲话中表示,贸易不确定性令美国经济前景承受压力。

在美联储看来,在7月选择降息是一种预防性措施,并且为周期中的调整,以防范贸易政策不确定性导致企业投资进一步下滑。然而,值得注意的是,美联储的降息措施可能会刺激资产价格的上涨,但或将难以解决抑制企业投资的贸易不确定性。更何况在低利率环境中,美联储货币政策的操作空间已经被显著压缩。

尽管目前市场普遍预期美联储将在9月继续降息,但美联储却并没有明确地向市场传递承诺在9月降息的信号。美联储7月货币政策会议纪要显示,大多数的委员认为,7月的降息不应该被视为未来利率政策的“预设路线”。此外,堪萨斯城联储行长乔治、费城联储行长哈克以及波士顿联储行长罗森格伦均发声反对进一步降低利率。达拉斯联储行长卡普兰表示,希望对再次降息保持慎重的态度。

鲍威尔在全球央行年会上表示,尽管美国经济仍处于良好的状态,但同时也面临着重大风险。不过,鲍威尔并未承诺将在9月降息或传递出更加激进的放松信号,这一表现再度引发了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批评。一直以来,特朗普多次施压美联储,要求其大幅度降息,并称美国经济唯一的问题就是鲍威尔。

对于美联储而言,选择降息的目的之一在于希望继续维持美国经济的扩张。而对于特朗普而言,随着2020年大选年的临近,保持美国经济持续增长,交出一份亮眼的“成绩单”,无疑将助力其参与总统大选。因此,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美联储与特朗普拥有共同的目标。然而,特朗普政府采取的一系列贸易保护主义政策,或将“扼杀”美国经济增长前景。

如果将美国经济比作一个已经开始着火的“森林”,那么美联储是在想方设法地“灭火”,而特朗普政府则是在不断地“煽风点火”。持续不断的贸易政策不确定性导致多国制造业表现下滑,下行压力倍增。最新的数据显示,美国8月Markit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初值为49.9,这是自2009年9月以来首次跌破50枯荣线大关。若特朗普政府继续对其他经济体施加关税,其负面影响也会逐渐反映到美国经济数据的表现上。

卡普兰日前表示,当前美国经济政策的重心不是货币政策,而是贸易的不确定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首席经济学家吉塔·戈皮纳特也对最近贸易紧张局势的发展表示担忧。此外,吉塔·戈皮纳特认为,当前美国失业率和消费者支出方面依然健康。

从目前的情况看,预计特朗普政府贸易政策的不确定性在短期内无法得到有效缓解。当前,美国关键国债收益率曲线已经出现倒挂,市场对于美国经济即将陷入衰退的担忧愈演愈烈。若特朗普政府在贸易问题上继续一意孤行,或将继续给美国经济乃至全球经济增长前景带来更多的不确定性和风险。

更重要的是,即便美联储为应对不断上升的风险而采取更加积极的宽松措施,但这仍不能从根本上抵消贸易政策带来的负面效应,尤其是在特朗普政府随时可能升级与主要贸易伙伴间的贸易争端以及美联储货币政策“弹药”不足的情况下,美联储的举措也可能只是杯水车薪。